此心一輪光明月

2021-05-10 09:26:07  來源:香港深圳物流網—各界導報  


[摘要] 今年3月18日,恩師杜向民先生永遠地離開了我們,留給親人、朋友和學生們無盡悲傷和無限不捨,更是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先生身後,我幾乎無時不在思念先生、體會先生,我真切地感到,先生深刻生動地留在了我們心裏,將永遠温暖我們、激勵我們、引導我們。...

  □ 王建康

  今年3月18日,恩師杜向民先生永遠地離開了我們,留給親人、朋友和學生們無盡悲傷和無限不捨,更是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先生身後,我幾乎無時不在思念先生、體會先生,我真切地感到,先生深刻生動地留在了我們心裏,將永遠温暖我們、激勵我們、引導我們。

  真誠的先生

  先生生在黑龍江明水縣的偏僻山鄉,經歷過三年自然災害的饑荒和十年動盪,高中畢業後還擔任過小學教師、鄉鎮文書、村黨支部書記等基層職務,考入大學後來留校,從輔導員一路走到高校書記、校長等領導職務,角色轉換之豐富、人生歷程之輝煌,少人能及。可是,無論在什麼崗位、什麼境遇,他待人接物處事的心態始終平和寬容。作為非常親近的學生,我從未見過他頤指氣使或者居高臨下,無論是對學生、對部屬還是其他人,始終親和平等相待。翻閲先生的講稿,瀏覽先生生前的視頻,都能看到他始終不變的本真,沒有套話官話假話,有的只是推己及人和設身處地,有的只是掏心掏肺和以誠相待。我想,這也是先生身後近千人自發趕去送別的原因了。

  親和的先生

  先生最重情義。記得21年前,先生前腳調到西安,擔任西安地質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我後腳大學畢業回到西安工作。剛參加工作我就去看望先生,突然看見電視機頂上有個一帆風順的工藝品很眼熟,走近才發現,這正是幾年前先生從長春調赴鄭州臨行前,我和另外一個同學湊錢送先生的小禮物。當時我們撕了一個紙條,寫上祝福的話語,用透明膠帶貼在上邊。過去幾年,先生從長春搬家到西安,不但還留着這個紀念品,甚至還完好保留着我們當年寫下的紙條。

  重情重義,真誠待人,這是先生始終如一的特質。對於學生學業或者人生的點撥指導幫助,更是幾乎做到了有求必應,傾力而為。我自大學畢業後就在陝西省社會科學院工作,當時對提升學歷並不重視,先生多次催促,後來更是直接下達“任務”,督促我考研。2009年我的兒子出生不久,先生和師母一起乘車到我家探望。這些年來,幾乎所有學生的婚禮他都親自出席。回顧這段經歷,可知先生對學生愛得深沉、幫得真切。先生幫助過無數人,温暖過無數人,這也是先生的巨大人格魅力所在。

  有為的先生

  在先生的人生歷程中,責任是最為重要的關鍵詞。先生的一生,都以最大限度地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和自己該做的事為最大追求。至今我還清晰地記得,26年前我剛步入大學,先生當時擔任學校黨委副書記,帶領學工幹部逐一走訪全校所有新生宿舍,對同學們噓寒問暖的熱情眼神。門下所有研究生的論文選題建議、指導修改、審核等環節,先生都是親力親為,從未因公務繁忙而有絲毫懈怠。不辭辛勞,不厭其煩,是先生多年如一的作風,無論崗位怎麼調整,無論時空如何變換。

  苟利國家生死以,不因禍福避趨之。先生在相當程度上真的做到了。正是由於他強烈的奉獻和擔當精神,才能不計得失地積極支持三校合併而有今天的長安大學,才能大幅度優化學科引進人才,才能大幅提高教職工津貼,才能化解歧見實現辦學重心北移,才能推動學校各重要領域取得長足發展。

  尚學的先生

  無論事務如何繁忙,無論壓力如何巨大,先生一生始終沒有放鬆治學和教書育人。從本科時種下的地學情結,到碩士求學南開打下的經濟學功底,及至長期從事高校教育管理而開展的思想政治理論研究,先生須臾不忘讀書,須臾不忘著文,須臾不忘傳道授業。先生的論著,不像一般學者虛來虛去的凌空高蹈,而是面向問題面向實際,可以説是在實踐中學習思考,在應對挑戰解決問題中創新探索的結晶,帶有鮮明的知行合一特點。

  先生始終看重教師身份,無論什麼崗位,始終堅持親上講台為學生授課。記得我們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先生為我們講授西方經濟學,因為學術範式和理論框架迥異於中學時接觸的內容,學生接受難度大,加之課時安排得少,先生每節課都奮筆疾書,把黑板寫得密密匝匝。為了騰出更多時間講解,先生幾乎每次都是以極其匆忙的速度擦黑板。粉筆灰飄飛,落滿了肩膀,先生常常額頭汗水晶晶發亮。所有同學都在先生的課上受益良多。

  堅定的先生

  先生一生堅守清清白白做人的原則,堅守為所當為的基本立場,無論擔任什麼職務,無論面對怎樣的壓力,都能把認準的事情、該做的事情,義無反顧地推進實施。

  在擔任主要領導職務後,先生看到學校教職工待遇多年沒有提升而遠遠落後於同類院校,已經嚴重影響到人才隊伍穩定和學校長遠發展,下定決心籌措資金,頂着壓力大幅提高了職工待遇。為了適應辦學中心北移的需要,先生克服困難和各種阻力,順利啓動和完成了教職工改善性住宅建設工程。先生鐵腕推進清理整頓渭水校區內部分教師家屬私搭亂建的商業門面時,面臨個別人強烈反對而完全不為所懼。在先生的堅持下,風波很快得以平息。先生身後,長安大學教職工選房的時候,很多老師都想起了先生的恩澤,都説“如果沒有杜書記,就沒有大家的新居”。

  先生40歲左右就有機會調入國家部委,在擔任合校後的長安大學副書記時,也曾有兩次調任省內外兩所大學擔任主要領導職務的機會,可他始終不為所動。先生離去後,我越來越覺得先生品格高尚、格局高遠、能力高超。我感到,“先生之道,即之若易,而仰之越高;見之若粗,而探之越精;就之若近,而造之無窮”。我願按照先生指引我、鼓勵我、温暖我的道路不斷向前,以綿薄之力,和萬千弟子一起,躬身而行,實現先生未竟的心願,慰藉先生的在天之靈。

  自此以後,當看到每一輪朝陽升起,看到每一輪皓月當空,我和萬千弟子都會想起先生,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想起他的道德文章,想起他的事功宏圖。

編輯: 張潔

相關熱詞: 明月 恩師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繫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香港深圳物流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香港深圳物流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陝ICP備13008241號-1